由梁家辉、刘德华主演的《黑金》可谓是将“灰色交易”和“黑白同流”演绎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影片中,周朝先用来开路的钱皆来至于他的电玩城地下赌场,警察打击这股黑色势力的突入点也在“电玩城赌场”,总之该影片中,正义与邪恶之间角逐十分的惊心动魄。

但是你或许不知道,其实影片中的主人公是有原型的,他的名字叫“周人参”,他在台湾电玩界长期以来名声响亮,人称电玩界“天王”,在上个世纪80年代,巅峰时期的他近乎引领和控制着整个台湾的电玩行业。

一提到“电玩”,我们首先必然想到“赌博机”,是的,周人参就是打着科技娱乐的电动玩具,主要干着赌博机的买卖。

自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长达15年的时间里,周人参凭借着非法获取的暴利,在台湾各界可谓是混得如鱼得水。

就拿周人参父亲的丧事来说,去给他们家奔丧的全部是当时社会上赫赫有名的各色人马。也就是说,台湾不少有权有势的人皆被卷入这场黑色交易链中。

1985年4月,“周人参电玩弊端案”爆发,当时台湾各界诸多人员受到牵连,就好像经历了一场重新洗牌一般。

而其中又属警界人士牵连最深,乃至于直到现在,境界一提起当年周人参案,都不免痛心几分,可见当年事件之恶劣,影响之深远。

那么,周人参又是如何一步步“发家致富”,如何一步步做大,如何制造出惊人的“电玩赌博案”的呢?

从出生到读书,到服兵役,再到退伍待业,周人参和大多数人一样,日子过得是那样的平淡。70年代中期,周人参见自己一直这样无业游民下去也不是个事,于是他就怀揣着“创业”梦,独自一人“北上广”,来到了台湾省省会城市台北。

那会儿电玩在台北问世还不是很久,不像现在直接以“电玩城”的规模来定义,那会儿顶多就算个游戏店,连游戏厅都算不上,赌博机也相对较少,主要是纯粹的游戏,比如拳皇、飞机大战、坦克大战什么的。

有一天,周人参无所事事途经一家游戏店时,络绎不绝的年轻人立马就吸引住了他的脚步,他进去一看,全是年轻人坐在一台台游戏机前,杀得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周人参立马心头一紧,他认为做生意就是要做年轻人的生意,年轻人的消费观就是未来的市场。

他回去考虑了一晚,决定趁着电玩业还未大肆兴起时加入其中,抢个商业先机,于是第二天他就来这家游戏店应聘了。店老板见他敦厚老实,就收留了他,一开始周人参主要是扫扫地、搬搬机子什么的。

但是很快老板就发现周人参跟别人不太一样,经常一个人围着那些玩具机一站就是老半天,尤其是当有维修人员来修理那些游戏机时,周人参对修理人员特别的热情,端茶倒水,发烟,发槟榔什么的。

老板看出他的心思,又见他干活还不错,于是就对他说:在我这打杂确实没什么前途,这样吧,我介绍你去学维修机子好了,等你学会了之后,给我修的时候就打个折,便宜点。

就这样,周人参成为了小学徒,在学徒的时候,他又跟别的小徒弟不一样,别的小徒弟都是按部就班跟着师傅操作,而他总是一个人闷着头在那细致地研究,研究什么呢?研究主板线路。

早在游戏店打杂期间,他就意识到纯粹的赌博机是最挣钱的,但如果要是能随意控制机器的倍率和输赢,那就更加完美了。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周人参就是奔着这样的心思,后来技术比他的师傅还要高许多许多。

在他学徒替人维修机子期间,他不仅学到了一手好本事,还结实了不少电玩界的朋友,以及窥探到各处的行情,这些都为他将来成为“电玩界大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羽翼丰满后,周人参正式开始行动了,因为资金不足,他买不起一手机子,于是就购进了几台二手机;开不起店,于是就利用戏院和电影院的空挡位置,就像现在电影院大厅内摆设的“娃娃机”,这种模式就是周人参那出来的。

就这样,周人参很快获取了第一桶金。那会儿,赌博机也开始逐渐成为电玩界的主流,周人参觉得这样小打小闹不行,得大干,要不然就会被人捷足先登了。于是他硬着头皮,四处借钱在台北市万华区广州街开了第一家大型电玩城“金台湾”。

不开不知道,一开吓一跳,电玩城一天的收益就相比之前一个月的收益还要高出许多许多,可谓是日进斗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