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赛鸽家、育种家。居住在阿连栋克镇。1948年开始养鸽。1952年在圣。丹尼斯330公里比赛中,投赛2羽分获冠、亚军。此后因忙于务农,10多年未参加赛事。1968年恢复,至1980年间,先后与乌特斯(Wouters)及马利恩(Marien)合作养鸽。以一羽凡登布希(VanDenBosch)血统的雄鸽,和一羽詹森血统的雌鸽配对,培育出许多名鸽。其中“麦克斯号”曾获冠军21次,并被评为1974年中距离鸽王;“年青人号”曾获7次冠军;“军校生号”曾获6次冠军。鸽的特征是:眼砂以桃花砂居多,也有紫罗兰及深鸡黄色的。羽色有黑雨点、淡雨点、杂色雨点,也有巧克力红色(多数是雄鸽)和巧克力红色杂有白毛(多数是雌鸽)。鸽族的形成,主要渊源于詹森及凡登布希血统。属中、短距离鸽系。

卡尔·幕利门(KarelMeulemanns)出生于1934年2月3日,现在居住在比利时阿连栋克镇,他的父亲和他的祖父都非常喜欢鸽子,并有饲育赛鸽的经历。卡尔。幕利门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下,12岁就开始了他的养鸽生涯。当时卡尔。幕利门的赛鸽团队是由天落鸟和朋友作为礼物赠送的鸽子组成,卡尔将它们养在像狗房一样的小屋里,而他真正建立自己的鸽舍,开始比赛是在1948年——他14岁的时候。那年卡尔在叔叔的帮助下,在堆放牛饲料的屋顶上盖起了一座真正属于自己的小鸽棚,这是一个非常小的鸽舍,站在里面几乎直不起身子,但是卡尔就是从这个小鸽舍开始了他传奇般的赛鸽生涯。

对于卡尔·幕利门来说,在鸽子面前任何事情都显得无足轻重,甚至包括学校里的功课在内。1948年的一天,卡尔参加的一场比赛因故延迟了,根据预测,赛鸽可能在周一归巢,卡尔便谎称有病在家里等鸽子。卡尔的老师凯瑞尔·麦金斯也是一名狂热的鸽子迷,因此他很快就识破了卡尔没来上课的真实原因。幸运的是,由于同样是鸽子迷,凯瑞尔。麦金斯能够理解卡尔的处境和做法,他没让卡尔受到处罚,他甚至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战胜他。直至今天,当卡尔·慕利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仍然是满怀着深情。

在1950年和1951年的时候。卡尔·慕利门终于让他的名字印在了成绩单上。他的鸽子晚生年轻栋克和布劳连续两周登上榜首的位置。而他辉煌的胜利则是发生在1952年的圣丹尼斯赛(这场比赛的空距为330公里,有320名会员参赛,组织者是“DeWitzwing”俱乐部)上,他的赛鸽当时完全支配了整场比赛。卡尔派去参赛的两羽赛鸽分别获得那场比赛的冠亚军,归巢时间分别领先第三名达6分钟和4分钟之多,令人吃惊的是,获得第三名的不是别人,而是和卡尔同住在阿连栋克、大名鼎鼎的詹森兄弟。不管当时是否刮着强烈的东北风让卡尔占得一丝先机,但是18岁的男孩令人震惊地击败了最强的赛鸽高手,实在令人赞叹不已。时至今日,在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卡尔·慕利门脸上已然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而在在1952年,卡尔的这两羽赛鸽(晚生年轻栋克和布劳)继续其良好的发挥,取得了一系列的好成绩。其中晚生年轻栋克参赛14次,分别获得第9、66、36、1、3、9、26、40、24、6、13和19名。布劳参赛11次,分别获得第29、61、13、105、21、112、62、31、2和3名。从此,卡尔。慕利门的养鸽生涯进入了无比辉煌的时期。

取得辉煌的同时,卡尔。慕利门也和不忘对自己鸽子的质量进行积极的改进。他开始大力引进优良的品系,以增强其爱鸽的战斗力。

在当时,来自烈日省的乔斯·凡登布希是为非常著名的养鸽家,他是波拉的冠军鸽鸽主,他的鸽子在哈佛信鸽俱乐部取得无数骄人战绩。于是,1961年卡尔决定给乔斯·凡登布希写信,以期望能购得几羽不错的鸽子。在得到正面的答复之后,卡尔决定和其父亲——简。慕利门,一起亲自拜访乔斯·凡登布希先生。而这个决定对于著名的慕利门鸽系的形成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

一到波拉,父子二人就急于欣赏凡登布希的鸽子,经过反复对比选择之后,最后购买了三羽,两羽灰的和一羽雨点的。每羽赛鸽卡尔都支付了1000比利时法郎。他们装起鸽子准备起身告辞。就在这时,特别喜欢绛鸽的简发现在门后的草垫上趴着两羽绛色的幼鸽。他叫住卡尔说:“你还有钱吗?”“能买一羽,买不了两羽。”卡尔回答说。幸运再次降临,乔斯·凡登布希是一位难得的商人,他很通融地说:“你们现在可以把它们带走,以后再付钱吧。”因此这两羽绛鸽和那三羽鸽子一起来到了阿连栋克。这5羽幼鸽将成为慕利门传奇故事开始的基石。这其中的一羽雌鸽后来被卖给了阿连栋克的法兰斯·莫登司。他把这羽雌鸽和凡龙雄鸽配对作育出了许多优秀的鸽子。这两羽绛鸽发育成熟后繁殖出许多巧克力色的鸽子,它们成为了著名的慕利门巧克力色鸽的祖先。其中一羽最优秀的后裔成为了举世无双的老凡登布希号,这羽雄鸽和它的黄金配对繁育出了具有传奇色彩的麦克斯、火箭、斑杰明等大铭鸽。而凡登布希和詹森的组合也成为了幕利门鸽系的基石。

卡尔。幕利门对鸽坛的重大贡献是亲自培育出“幕利门系”赛鸽,他用老凡登布希系雄鸽(B67-6729926)X灰詹森雌(B66-6122023)组成旷世绝配,超级黄金配对,此黄金配对产生子代大约为30羽,其中10羽是超级种赛鸽,只只栋梁,它们取得了无数次的冠军,作为种鸽,它们的下代获得了无数次冠军。

以“詹森育种原理”一书而闻名两岸鸽坛的武高平先生在37岁时偶遇高人指点,并画了一幅“孤独的耕耘者”相赠。为此,从未去过欧美的武先生顿悟,发奋而著“詹森育种原理”。“孤独的耕耘者”画的是一位带斗笠的老人,双眸凝视,透露着无比的生命力。示意人要有主见,必须走自己的路,隐喻龙藏于天地草木之间,人皆可成尧舜。凡龙先生正是这样一位雄居世界鸽坛之龙!

凡龙出身于一个普通的比利时赛鸽世家。他的父亲、叔伯和堂兄弟们都是鸽迷。少年时期,父亲言传身教给凡龙上了最早也是最宝贵的一课。凡龙很年轻时就成家立业,并育有一子二女。他是一个卡车司机,每天都要早早出门上班,生活很艰苦,更难有更多时间照料鸽子。但正是在这种艰苦困难的环境中,路易斯·凡龙缔造了举世闻名的凡龙种系。

2004年11月在上海飞往北京的飞机上,荷兰赛鸽名家考夫曼很严肃地对一位中国鸽友说:“凡龙是我所知道的最聪明、最勤奋、也是最值得尊敬的赛鸽家。他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进鸽棚,五十年如一日!”

凡龙赛鸽采用“鳏夫制”。每年只以二十羽雄鸽赛飞,每个星期选送不超过十二羽参赛。在400公里的赛事上所向无敌!他的竞争对手们都不得不承认,唯一能够打败凡龙的“武器”就是飞凡龙的鸽子。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凡龙所在的俱乐部对凡龙下了道红牌禁令:禁止他参加中距离的所有比赛。直到凡龙以书面的形式承诺他将永不再赌自己的鸽子,俱乐部才恢复了凡龙的参赛资格。

84岁的凡龙一生性格高傲,苟于言谈,很少见客,更讨厌新闻媒体。一生中从不做任何广告,也不主动卖鸽子。偶尔接见个鸽友,连水都不请喝一杯。凡龙没有传人,连扫鸽棚的帮手都没有。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人默默地陪伴着他心爱的鸽子……

没有人真正知道凡龙种系的起源,凡龙也拒绝说明。直到十年前,他在出售鸽子时只在一张小卡片上说明该鸽的父母环号和赛绩,没有血统书。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凡龙正如日中天。有一天以养詹森红狐狸闻名的凡德·佛拉斯去拜访凡龙并买了十几羽幼鸽,事后凡龙说:“我敢100%的保证,他是詹森兄弟派来买鸽子的!”

凡龙的鸽子羽色偏重、骨架坚硬、昂首挺胸、充满了生命力。幼鸽不好看,但一岁之后,雄鸽伟岸、健壮;雌鸽紧凑、柔软。凡龙的血统书严谨之极,只给到祖父母,种雄大都有高位入赏赛绩,雌鸽只提供脚环号。最惊人的是几乎整个凡龙家族是建立在两对黄金配对的基础之上!正是这一路与詹森比肩齐名的凡龙鸽系造就了盖斯·彼得斯的世界铭鸽“超级73”和当今不可一世的考夫曼家族。

十年前(1995年4月)当一位来自美国的鸽友问及凡龙:“您有什么高招儿能让鸽子飞得这么好?”凡龙目色凝重地看着他回答道:“记住我的话,在赛鸽运动上,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拥有最好的鸽子,其他都是扯淡!”

伟大的赛鸽名家杰夫?胡本(JefHouben——“胡本Houben是姓,杰夫Jef是名”)出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省伊蒂海姆镇,一个曾因钻石加工而闻名于世的古老城镇。如今这个小镇因为胡本家族在赛鸽界创造的辉煌和奇迹而享誉整个世界。胡本生于赛鸽世家,年轻时他曾在一家宝石工厂当技工,后来认识了工厂老板的女儿而与其结为夫妻,她就是杰夫的妻子艾维琳(Eveline)。杰夫的爷爷是安特卫普鸽届强豪、杰夫的父亲杰拉德?胡本,因热爱赛鸽运动而娶了比利时赛鸽顶尖高手冠军鸽友埃德蒙德?贝尔德(EdmondeBelder)的女儿为妻。杰夫?胡本真正接触养鸽正是因为他外公的缘故。其外公是用比利时养鸽家冯?克莱门斯(FonneCeulemans)的鸽子作为基础种鸽作育使翔而成为伟大赛鸽家的。因此,胡本家族的源头鸽以及大名鼎鼎的“年青艺术家”(JongeArtiestB82-6380170灰黄眼雄)和“丝丝”(SissiB82-6380346黑斑雌)(也有人将“丝丝”翻译为“茜茜”、“西西”、“希希”的)的血统都挟带得有冯?克莱门斯赛鸽的血脉,因为大名鸽“老艺术家”(B71-6378018)的父母就是冯?克莱门斯家的两羽种鸽作出的(父亲是灰詹森B66-6520367,母亲是“好的浅灰”B64-6140875)。据说詹森鸽系之中也有冯?克莱门斯血脉。另外,胡本家族的血缘也得益于他们的好朋友著名赛各家斯坦德梅可、迪斯美特?马太依斯、佛朗斯?史多西斯、阿尔伯特?艾文瑞特、卡尔?霍夫肯、乔斯?卢、戈马利?佛布鲁根、乔治?佛卡门等人。

在胡本家里,“全民皆鸽”一切都以赛鸽为主,杰夫和他的妻子艾维琳以及他们从事保险业的儿子卢克(Luc)、儿媳莫尼卡、女儿娜蒂娅(Nadia)、女婿罗伯特、外孙女仙蒂都要投入到赛鸽这项事业中去。前些年,尽管杰夫?胡本年事已高,加之又因呼吸道及肺部的问题而被医生劝阻不得进入鸽舍,然而赛鸽的“种、养、训、赛、商”等事宜家族仍然以其马首是瞻。在鸽舍,胡本始终是总指挥、妻子艾维琳和女儿娜蒂娅司职喂养及训赛,儿子卢克司职训赛计划、血统整理、配对及成绩记录等文书工作以及对外联络和英文翻译,当然,儿媳莫尼卡、女婿罗伯特、外孙女仙蒂也同样都要参与鸽舍的日常管理维护及胡本家族的赛鸽事业。因此,胡本鸽舍是以“HoubenJef,Luc,Nadia”的家族名义参赛,即——胡本家族。

胡本家族在赛鸽界创造的辉煌和奇迹享誉整个世界。胡本家族曾获得过比利时皇家赛鸽协会(KBDB)最佳鸽舍、全国冠军、比利时波治国家赛冠军(也有人将波治翻译为“布尔日”的)、亚精顿国家赛冠军、拉苏特兰省赛冠军、两次亚精顿省赛冠军、查特路省赛冠军及5次国家赛亚军四次省赛亚军,南非太阳城赛鸽公棚百万美元大奖赛亚军以及在众多国际公棚大赛中获得过无数的骄人战绩。

如今,我们说“有鸽子的地方就有胡本鸽系的存在”,也有人形容胡本鸽系“像可口可乐那样大众化,像奔驰车那样值得信赖”。其实我们知道,造就一个伟大的鸽系是肯定要经过好几代人的呕心沥血和外人无法想象的艰辛付出的。

由于至幼就接受养鸽世家的影响和熏陶,孩提时代的杰夫?胡本就非常喜爱赛鸽,那时的他在外公的鸽舍度过了无数快乐的日子,自然而然的就融入到父亲吉拉德的鸽舍管理中去了。早在1948年时,杰夫就和父亲开始以“胡本父子鸽舍”的名义开始参赛,1951年他们获得了12个冠军,1958年他们赢得了维特潘的总冠军。在五十年代早期,起初他们只重视短距离(300公里)比赛,后来由于他们所在的“维特潘伊特格赛鸽俱乐部”高手云集,于是他们短、中、长距离(300-700公里)的比赛都积极参加。1960年以后,人们开始热衷于中距离(500-700公里)的比赛,那时胡本父子就赢得了安特卫普省中距离比赛鸽王亚军的头衔,并多次赢得其他赛事的比赛冠军。1970年以后,胡本父子在从短距离到长距离的各项比赛中捷报频传,赢得多项冠军。1975年是他们最辉煌的一年,他们获得了16次冠军,“年轻巴龙”在这一年赢得了长距离省赛鸽王冠军、比利时长距离国家赛鸽王第八名、这一年,他们还赢得了B.D.S.《比利时鸽报》评选的幼鸽鸽王国家冠军。在获得无数辉煌的同时,天意伴随着不幸也来到了他们的鸽舍。1975年12月,胡本父子鸽舍被盗,76年春他们的鸽舍发生火灾。尽管在这次大火中没有鸽子死亡,但大火的浓烟给鸽子造成了巨大影响和伤害,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年比赛中他们无法参与。1980年,老胡本(吉拉德?胡本)离开了人世,但是黄天不负苦心人,1981年胡本鸽舍情况出现了好的转机,首先杰夫在奥尔良的比赛中赢得了福特节日轿车奖。此后,又赢得了18000户鸽舍参赛的长距离省赛幼鸽鸽王冠军。胡本和他的父亲,先后为鸽舍培育出了许多优秀的种赛鸽。胡本鸽舍实力如此强大,即使是在强手如林的安特卫普赛鸽联盟中,那些惧怕胡本参赛的会员们曾一度拒绝他们参加长距离比赛。从这些事件之中我们可以想象胡本鸽系是多么的优秀。这支鸽系从短距离鸽王到长距离冠军,为今后胡本家族的鼎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7年对比利时胡本养鸽家族来说是一个不幸的年头,他们家族中两位最重要的成员在这一年先后永远的离开了他们。5月4日,83周岁高龄的比利时著名赛鸽家杰夫·胡本(JefHouben)先生因病逝世,然而仅仅过去3个月,他的女儿——娜蒂娅也在8月11日因病去世了。两位最重要成员相继离去,胡本家族面临了前所未有严峻考验。

在欧洲鸽坛,詹森几乎成了赛鸽强豪的代名词,比利时阿连栋克的詹森兄弟BrothersJanssens、安特卫普的居斯特-詹森GustJanssens可以说是无人不知出名已久,但是艾迪-詹森却很少人认识。艾迪-詹森住在比利时中距离竞速强豪的出产地安特卫普,当地除了詹森兄弟、居斯特-詹森还有一连串的名人如:卡尔-慕利门、迪克-凡戴克、福乐-佛沃特、福洛-英格兄弟、李欧-海尔曼斯ˇ等,这些人以翔绩获得肯定,声名得以远播,但是有些人命运就不相同,他们的翔绩也很耀眼,鸽子素质更高,但生性低调也不爱和媒体打交道,未被挖掘不曾曝光,我们要介绍的就是这位比利时隐士强豪—艾迪-詹森。

艾迪-詹森住在安特卫普省的圣豪芬,是一位工作勤奋生活单纯的王老五(不善言语。。而又木纳的主儿,肯定不好泡到妞儿的。。。呵。。。)无其他嗜好只爱鸽子,他和迪克·凡戴克是邻居也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据说凡戴克那羽大名鸽—食人者〔所向无敌〕的名字还是艾迪-詹森取的呢!

所以当全球鸽友开始追求〔蓝波〕、〔所向无敌〕、〔波治号〕的下代时,牠们的兄弟姐妹和子女早已进了艾迪.詹森的鸽舍,这些种鸽加上他从当地强豪安德烈.贝伦AndreBellens和帝伦Dillen获得的全国金母〔莫妮卡〕Monica,B96-6288131与超级种公〔克里斯多〕Kerkstoed,B96-6688071融合出所向无敌的艾迪-詹森鸽系,周旋于强毫众多的安特卫普地区,由于翔绩十分出色连好友凡戴克也倍感威胁。

吉拉德·范内,亦译“文海”。比利时赛鸽家、育种家。住在瓦维克(Wervik)镇。早年从事农牧业,后经营鸽药厂。范内鸽系的鸽子,一般身体呈梨形。胸部宽广,背部有力,鸽子躯体随尾部渐收而窄,最末端是坚实而有力的蛋门。这种形体的鸽子善逆风而飞,那种用手轻轻在背上一压,尾巴便向上翘的鸽子是背部软弱而致,没有好的爆发力,不能作持久飞行,应及早淘汰。

世界著名的范内鸽系起源于吉拉德·范内(1910-1998),后由吉拉德之子米歇尔·范内继承,1998年9月米歇尔因车祸去世,他的女儿安尼米·范内女承父业,继续着他们共同的事业。安尼米之前的主要工作是管理着同样是世界知名的范内鸽药产品,安尼米在接替鸽舍管理的最初几年,并不参加比赛,只是繁殖种鸽满足来自世界各地的鸽友需要。2003年,安尼米的赛鸽开始重返蓝天,她用爷爷和父亲留下来的鸽子,重新开始100-1000公里的比赛。

三代人近80年的不懈努力缔造了举世瞩目的范内传说,所向无敌的范内鸽系在世界鸽坛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21次全国冠军,16次全国亚军,2次国际冠军,4次比利时长距离鸽王冠军,2次比利时全距离综合冠军,2次奥林匹克评比冠军,3次奥林匹克评比亚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