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末连得5分、加时赛两记大心脏三分独得8分,全场39分5板6助攻——这是詹姆斯再次展现自己传奇的一天,吹得累了,那就谈谈詹姆斯那一连串的个人英雄主义表演之前发生的事情吧。

热火队总裁、前名帅、“神算子”帕特莱利曾说:“我心目中的未来篮球,是由5个身高两米左右的锋线摇摆人组成的。”

而在球迷们设想的无数个“假如”中,这个未来阵容有一个假想中的终极形态——它将由5个勒布朗-詹姆斯组成。

作为历史上最全能的锋线摇摆人,勒布朗詹姆斯在1-4号位上都曾经拿到过令人信服的荣誉——2019-2020赛季作为控卫拿下助攻王+FMVP;骑士1.0时代作为2-3号位摇摆人拿下连庄MVP;热火时代、骑士2.0时期作为4号位拿下3冠+2MVP+3FMVP。

只有5号位,也就是“中锋詹姆斯”,相对而言有些证据不足——你或许记得“热火詹”顶防霍华德、加索尔的场面,或许记得他镇守内线时的一些盖帽“名场面”,但总的来说,记忆画面比较零星,难以找到一场标志性的比赛……

湖人主帅沃格尔在本场比赛后表示:“詹姆斯奉献了绝佳的表演,这是一场可以被传颂多年的比赛。”并且,他称詹姆斯为,“那个大个子。”

在面对三次由步行者三名不同球员(麦康奈尔、布罗格登、霍乐迪)发起的挡拆时,湖人的后卫球员均尝试了挤过掩护,但都没有成功,这导致了湖人的大个子陷入孤立无援的一防二境地——对方后卫只需要一记轻巧的击地,就可以让顺下的大个子轻松得分。

这样的镜头在本赛季的湖人比赛中已经屡见不鲜,而导致湖人防挡拆差的原因是很多元化的:首先是以威斯布鲁克为首的后防线挤过掩护能力差、在挤掩护失败后换防也不及时(图2);其次小乔丹、霍华德的腿脚已经老迈,无法换防后卫,而在上前延误后也无法回收篮下(图3);最后湖人在轮转的沟通上也很有问题,导致弱侧的球员不能及时过来补防甚至完全不知道应该补防(图1)。

在这样的防守下,本场比赛的湖人一直处于被动,虽然一直在努力追分,却总是在即将追上时又被步行者拉开。

直到第四节九分钟,当湖人再一次追到只差两分,却再一次被步行者打出7-0时,弗兰克-沃格尔坐不住了——他大手一挥。

场上放詹姆斯、安东尼、艾灵顿、塔克、蒙克——这是本赛季,乃至近三个赛季都没见过的阵容——纯粹的“一星四射”,甚至是极致的“一星四射”。

赛后,詹姆斯谈到自己站在五号位上的优势时说,“当我打中锋位进行防守时,我就可以在对方球队还没展开战术时就指挥调度我方的防守,让我的思维队友站到应有的防守位置上,而不至于反应不及。”

这便是这个回合湖人发生的事情了。比起霍华德,詹姆斯不仅可以直接换防布罗格登,还在掩护发生前提前指挥了塔克换防特纳,于是布罗格登既没有得到助攻特纳的机会,显然也不认为单打詹姆斯是一个好的选择——他选择了横传球从另一侧重新发起进攻。

那么回过头来,湖人在进攻端空间完全被拉开的情况下,詹姆斯弧顶点名麦康奈尔,麦康奈尔无奈犯规。

球发出来,詹姆斯故技重施再次点名麦康奈尔,布罗格登上来夹击——詹姆斯分球艾灵顿三分命中。

塔克和安东尼的防守才是亮点,塔克先是回收一步预防特纳顺下,紧接着迅速预判到了布罗格登的内切意图,用长臂干扰了布罗格登的接球。

接着安东尼迅速补防到位,将布罗格登原本就没拿稳的球切掉,同时塔克、艾灵顿已经脚步不停的补防向外线的霍乐迪和勒维尔。

这才像我们前两个赛季熟悉的洛杉矶湖人的防守——强大的换防能力+仿佛能提前预知对手战术的轮转速度。

回过头,詹姆斯策动反击,吸引步行者3人注意力,分弱侧甜瓜,再转移底角艾灵顿,三分再中。

接下来,湖人如法炮制,步行者队此前无往不利的挡拆就此失灵,此后的7分钟里,他们共计发起了6次挡拆进攻,但无一打成——要么面对詹姆斯无奈选择了传球,要么强行单打被盖(虽然一次被吹,一次队友犯规)。

最主要的进攻发起方式被破,步行者进攻端失去了节奏,此后,虽然他们凭借罚球和三分球跌跌撞撞地咬住了比分,但是球队的士气已经明显低落了下去,杜阿尔特的三分虽然神奇,但每球都仰仗奇迹的发生是赢不了比赛的。

而最终导致了步行者这场败北的最大原因,不是连续投进三分的勒布朗——而是站在五号位破解了步行者挡拆的勒布朗。

自从安东尼-戴维斯来到湖人以后,他在防守端的光芒常常使人忽略了勒布朗的出色,但是对于湖人2020年夺冠的“五小”阵容来说,詹姆斯和戴维斯的作用是同等重要的。

没有詹姆斯的换防、协防和指挥,浓眉就会像上周四对阵雄鹿一样成为海流中的孤岛;而没有安东尼戴维斯,勒布朗也无法持续一整场既要防后卫又要顶防对面中锋。(其实末节勒布朗的两次点名萨博尼斯上篮不中已经可以看出他的体能下降,因此最后收割比赛他才全部选择了三分和跳投)

感谢安东尼-戴维斯,只有当他缺阵的时候,我们才能更清晰的看到勒布朗詹姆斯在防守端的影响力,上个赛季如此,这场比赛也是如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