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资深书迷,听说你们又书荒了呢,无聊又找不到好看的书了吧?同样作为书迷的小编,今天来给大家推荐好看的小说啦,分分钟让书迷朋友们看上瘾不睡觉!看好的话记得收藏哦,就不怕以后再书荒啦!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春妆》皇后产女,皇上冷宫外哀嚎:“小祖宗,让朕进去吧”)

精彩内容:别以为贵人们那五谷轮回之物就是香的,告诉你,味儿冲着呢,就因为油水太多、吃得太精细,那味儿反比旁人更大,闻上一天,管教你吃嘛嘛都这个味儿。“那谁,把你那刷子借我使使可好?”红药掐着腰,看向左首的一个年约十四五的宫人。那宫人生得粗手大脚地,团团一张圆脸,眼睛有点向前突,红药总觉她有几分面善。只是,这都好几十年过去了,她老人家年高忘事的,已然不记得对方的名字,只知也是“红”字辈儿的。那粗壮宫人倒也爽快,立马将竹刷递了过去。红药接过谢了她一声,又笑问:“我叫红药,还没请教你尊姓大名呢。”“俺姓孟,叫孟红梅。”那叫孟红梅的宫人笑呵呵地道,看向红药的视线中满是好奇,问她道:“我说红药,你为何天天都捧着恭桶闻啊?”“我怕有味儿啊。”红药用心地刷着恭桶,答得理所当然。红梅“啊”了一声,面色益发疑惑:“可是,这东西它本来就有味儿啊。”“所以就得把它弄得没味儿才行哪。”红药一脸地义正辞严,将竹刷换了个方向,继续刷洗着恭桶边角处,其动作之小心轻柔,宛若那里头藏着绝世珍宝。

精彩内容:余九成踏入了香雪阁的小院。周若以为他是来找宋诗凝的,没想到却是找她自己的。“周姑娘,王爷让您到正堂回话。”余九成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和周若初来是一样不卑不亢。“秦王殿下要见我?”周若看着宋诗凝,有些不知所措,见宋诗凝并没有露出不悦之色,又转过头,对余九成说道,“秦王殿下可有说是什么事?”“姑娘去了自然就会知道。”余九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若跟在余九成的身后,刚走了两步,心里有些不安,回头看了看宋诗凝。宋诗凝消瘦的面容充满了担忧之色,周若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柔声道:“我很快就回来。”宋诗凝也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周若踏出香雪阁的门,温暖的阳光洒在她苍白的脸上,纤细轻盈的身姿慢慢地消失在宋诗凝模糊的视线里。“见过秦王殿下!”周若给秦王行了礼,姿势娴雅,态度不卑不亢。“起来吧!”秦王端着八仙莲花白瓷茶杯,用杯盖轻轻地拨弄着茶水,漫不经心地道,“这些时日吃住可还习惯。”“甚好。”周若回答道。

精彩内容:王乾受着来自同僚的恭喜面上也满是自得。孟宇堃看着场中神色各异的众人,自得的抿了口酒。这福宁郡主倒是厉害。而此时的王德容坐在地上,羞愧欲死。紧握的双手泄露的她的怒火。姬如玉,又是你!老太君却舒了一口气,殿前失仪可大可小,此时太后和皇上没有注意到德容是再好不过了。老太君叫来灵芝轻声吩咐道“去将五小姐扶起带回来。”灵芝应身就往场内走去。“姬如玉!你为什么要陷害我!!!”灵芝将将扶起王德容,感受到四周的指指点点,王德容终是羞愧的大喊!姣好的脸庞早已扭曲。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殊荣本都是她的!是她的!明明是姬如玉陷害与她,让她殿前失仪,让她脸面尽失,祖母竟然还让她忍气吞声!皇上还赏赐如此厚礼,凭什么!如意牌匾?是觉得她王德容让丞相府不如意嘛?

(《春妆》皇后产女,皇上冷宫外哀嚎:“小祖宗,让朕进去吧”)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都喜欢看哪种类型的小说呢,可以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每天给你们推荐好作品哦,期待你的留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