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可以追溯的历史中,AC米兰毫无疑问扮演着曼联“隔世克星”的角色,1957—1958赛季和1968—1969赛季,两队曾在冠军杯上有过两次交锋,米兰分别以5:2和2:1的总比分淘汰曼联,不过两队均是在自己的主场战胜了对手。其中米兰还在1968—1969赛季跨越曼联后赢得冠军杯冠军。

真正具有借鉴意义的是去年8月1日赛季前的美国“冠军巡回赛”上,两队在90分钟内由斯科尔斯和舍瓦各进一球,点球大战戏剧性地持续了10轮,最后迪达攻破霍华德大门,而霍华德则射术不精未能罚进,米兰再次赢得双方最近的一次交锋。不过那场比赛曼联缺少了一半以上的主力,范尼、鲁尼、费迪南德、小小罗等均不在阵中,两队的阵容磨合也远未完成,因此参考价值也不大。

其实早在冠军杯16强抽签仪式结束后,舆论对这场“隔世”经典对决已经有了比较明显的倾向性,AC米兰的夺冠赔率迅速上升到1:6.5,成为最大热门,而曼联的1:12则逊色不少。造成这一巨大差异的主要原因是舆论普遍认为米兰的攻守实力更加均衡,传统的意大利防守加上舍瓦和克雷波、卡卡的的三人攻击线,在意甲联赛中正是风头十足。相比之下曼联的进攻固然强大,但防守却相对平庸。而且两队当时在联赛中的表现也对比明显,AC米兰几乎是每战必胜,而曼联则在切尔西和阿森纳的压迫下步履蹒跚。

但目前形势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于在联赛中势头明显减缓,AC米兰的夺冠赔率上升到1:7,与巴萨持平。而曼联则凭借联赛中16场不败和5连胜将夺冠赔率拉低至1:11,此消彼涨之下,两队的交锋前景在数据的烘托下显得更加微妙。

斯塔姆是两大豪门之间唯一的“纽带”,在两队目前的主力阵容中,只有他一人曾经效力过两支球队。1998-2001年,斯塔姆在老特拉福德效力了3个赛季,79次代表红魔出场并有一粒进球的他被认为是曼联历史上最具实力的后卫之一。本次冠军杯是他第一次以客队球员的身份造访老特拉福德。毫无疑问伤愈复出后的他,绝不仅仅只是安切洛蒂场上的一枚重要后防棋子,他对曼联的了解甚至会直接影响本队的排兵布阵和对敌策略。

令弗格森欣慰的是,另一个荷兰人范尼在冠军杯前复出了。作为球队的头号杀手和本赛季冠军杯目前的“射手王”,范尼的复出将成为弗格森最大的筹码。曼联抗衡米兰的最大资本就是进攻,而本赛季范尼为曼联首发的14场比赛球队均保持不败,而范尼与鲁尼的组合在本赛季使用9次已经获得15个进球,由此可见荷兰人完全可能成为决定比赛的最关键人物。本报记者刘苏

细数当今欧洲足坛的绝对豪门,像曼联与AC米兰这样长达35年没在重大赛事中交手的,的确是绝无仅有。也难怪弗格森在看到自己和AC米兰抽到一起的时候,发出“我早就预感迟早会碰到他们”的感叹,你可以把这一切理解为是巧合,但也完全可以顺理成章视其为宿命的相逢,35年内频繁的擦肩而过让他们早就在等待这“迟早”一刻的到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